通博官方网站-一场关于未来科技发展的最终幻想

0 Comments

引子:如果,有醒不了的梦,我一定去做,如果,有走不完的路,我一定去走,如果有变不了的爱我一定去求,如果,如果什么都没有,那就让我回到宿命的泥土,让懂的人懂,让不懂的人不懂,让世界是世界。

阿里·福尔曼导演的科幻动画《未来学大会》,讲述了一个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的过气女明星罗宾·怀特,在新的科技时代下,迫于生活和家庭的压力,无奈将自己的表演形象使用权扫描给了公司,签下了最后的一份合约。多年后,她的虚拟形象演绎的影视作品闻名世界,罗宾被邀请前往一个全动画的封闭区参加未来学大会。电影的后半部分以动画呈现,展现了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冲突矛盾,人类对精神世界追寻到最后的迷茫,

电影的开始,女主罗宾·怀特与多年来搭档的经纪人在房间里对话,经纪人对她的抱怨和斥责,让她充满了自责茫然的审视着自己过去的生活。有些叛逆的大女儿莎拉,自闭的小儿子亚伦,过去的生活里,罗宾伪装着自己的脆弱,用绝技倔强面对着生活。

一个改变这一切的机会出现,将自己的形象扫描卖给公司,公司将拥有终身使用权。罗宾对这样的扫描是抵触的,这样的表演在她眼里是没有意义的,她也不再是她,失去了表演的灵魂。但经济的压力和儿子的病情,使得她最后选择将自己的终身形象扫描给了公司,选择妥协,跟随经纪人来到了公司进行扫描。

而在扫描室里,罗宾遇到了曾经合作过的极有演绎天赋的一名摄影师,因为行业的数字化不得已放弃了演员的工作成为了一名扫描员。电影进入了新的数字时代,数字演员编程的表演更加的精湛,生动的画面和特效,演员这一职业消失了,摄影师这个职业消失了,传统的电影这个行业消失了。

技术的革新能够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的进化,但同时也带来更多的是人类对情感的冷漠,失去了感性变成了冷冰冰的机器一样。这些数字演员是没有自由意志和以意识的程序设计,失去了人对生活的幻想或者回忆的各种演绎,也失去了表演的灵魂。

电影中表达的内容和情感,往往是创作者有意无意的主主观表达,能够将主观感受与外部的行为动作联系起来,与外部的世界产生联系。我们无法亲身体验电影中他人的主观感受和经历,但在社会经验下能够产身自身的体验和共情。

《未来学大会》里的数字创造的电影,在这个被编程计算的影视里,无数的动画师和编剧成为仅剩的主力,电影不再是以前的电影,人们所看的电影只是技术的一种呈现,不再是包含着情感的共鸣和交流,成为了一种仅有娱乐功能的存在。

而二十年后的罗宾,经济充裕开着收藏的豪车进入了一扇新的动画封闭区的大门,我们对她这二十年的生活无从知晓,她也许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扫描之后,世界发生的改变,电影并没有描述这之间的二十年,罗宾过着怎样的生活。罗宾吸入了致幻剂一样的安瓶之后,来到未来学大会,才是电影真正的开始。

这个动画世界里的人们可以随意的变化形态,在吸下致幻剂一样的安瓶之后可以人们随时随地变得奇形怪状,放肆夸张的大笑着。没有人认出罗宾是他们崇拜的那个永不衰老的女演员,罗宾感到格格不入,内心十分的空虚不安。

在这个世界里的罗宾被卷入了一场纷争暴动,反派着对人类脱离自然社会,只活在意识世界里的新技术的抵抗。陌生男人的帮助,偶遇反叛者一员的大女儿莎拉,对儿子亚伦的担忧,让罗宾对着一切都感到无能为力,

她成为了这个世界的一个象征,成为了药物革命和新世界的象征。但她并不是这个数字世界的象征,她不甘心在这个变为电脑代码,被化合计物控制的世界里被同化,人们不再有独立的、自主的需求和想法。

意识和生命的实体并非是特定物质的基本单元,这些在人的身上都是不断变化的。在电影里这个最终的全封闭动画世界里,人类做到了“我思故我在”,不在面临现实生活里的烦恼可压力,可以变成想成为的任何人。

这种自由选择的方程式,在虚拟幻想世界的人类像是进入了一场宗教狂欢宴一样,盲目崇拜,崇拜着那个虚拟数字的罗宾,却对真的罗宾毫不在意的嗤之以鼻。难道人类所追求的自由人为的意识都只是人类含糊不清的思维所引起的幻觉?

这场吸入致幻剂进入动画世界的自由,自由是更加震撼的新世界,是更丰富精彩的数字电影,但这是真正的自由吗?这种灵魂一部分的自由是可怕的,人们选择性放弃自己不愿意的部分,从自然界的客观英国关系中跳脱出来,人的灵魂变成了复杂的程序中的一部分,这样的灵魂存在是有意义的吗?

电影里对人脑的扫描不是非入侵性的,而是一种破坏性的过程。从技术上讲,破坏性扫描比较省事,可以让罗宾以虚拟演员形象在数字动画世界里永葆年轻,而罗宾不再拥有在公开场合能够表演的权利,将自己的梦想贩卖给了未来。

这种对人脑和表情的扫描记录,像是《星际旅行》中的穿梭交通,像是《头号玩家》中的游戏世界。每次信息的扫描和复原重构,对人本身来说都是一种自杀和重生。罗宾进入了未来学大会,她的自然身体死亡了,她在动画封闭区的世界重生了。在这个世界被枪杀之后,睁开眼的她依旧在动画世界里,现实和意识的世界已经难以分清。

在这个在遥远的未来中,人类得到了永生,而她成为了第一个觉醒想要回到现实世界的人。在这个世界里没有她的寄托和归属,她想要回到现实世界的意愿也一天一天更加强烈,只有不断回想过去的事情,越久远越好,去寻找儿子亚伦。而最终回到现实世界之后,她发现一切都物是人非,物质现实世界的人们饥寒交迫,麻木不仁的活着,没有交流和情感,仿佛成为了机器一样。

电影里从现实世界跳到数字世界,再到最终的意识世界或者说幻想世界,让我们看到了技术出现是智能生物进化史上的里程碑,它代表着生物有了一种新的进化手段来记载它的进化过程。这个里程碑式让技术自己创造下一代的技术,是巨大变革的有了自由选择化学方程式,让混沌和秩序不再有边界,人们都活在意识世界的乌托邦里。

这样的精神家园是未来的最终所归吗?电影的结尾是沉重的,罗宾想要脱离幻想的药物世界回到现实世界寻找儿子,当她最终回去的的时候,儿子亚伦却到了另一个世界寻找她。那个象征爱的红风筝再也回不去了,罗宾只能重新吸下安瓶作茧自缚般的再次进入那个药物控制的幻觉世界里,企图顺着线去找回情感的寄托。

一影一话 谱人生虚实

倶是覆舟风雨 书字可抵愁

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戏剧与影视学

终南影话 电影小组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breviewed.com